全文閱讀 第六十九章 挺身而出,一曲英雄的贊歌!

一秒記住【草莓小說網 www.xcmxsw.Com】,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攤上大事了!

聽著月關的總結,看著天搖地動的大戰,眾人面如死灰。https://www.kan121.com

從之前討逆半神毫無顧忌地痛下殺手,就能看出這件事情的性質。

主神殿對于叛逆是零容忍,對于相助叛逆的情況,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都是零容忍。

他們誤打誤撞,破壞了討逆執法,回歸的下場……

不,是根本沒有回歸的機會了吧!

“事到如今,唯有將功折罪!”

神蠱和方諾對視一眼,兩位半神心志最為堅定,舍下即刻逃亡的念頭,開始尋找逆轉的可能。

說來話長,就在這短短的交流之間,那里的戰斗又有改變。

討逆大軍受創之后,并未放棄,與酒三十二郎戰得如火如荼。

之前的受創,是由于錯誤的判斷,現在認清了對方的實力,立刻調整戰術。

他們的戰斗智慧極高,在吃虧之后,三十尊半神已經分散開來,劃出大大小小的領域,互不干涉,配合著來自五蘊神國的生命之子一起,形成瘋狂的絞肉機,從四面八方向酒神絞殺過去。

不再聯手,而是各展奇能,以層出不窮的手段擊潰對面。

這在最初確實起到了奇效,輪回者的花樣太多了,以酒神之力,局部也不禁連連失利。

可很快,酒三十二郎也調整戰術,身形如電,時而前進,時而后退,跟舞團一樣交錯走位,雖然只在靈脈范圍內活動,卻如海闊天空一般,不落絲毫下風。

而他們手中的酒葫蘆每一次揮動,都會在空中留下縱橫的酒氣,分割著敵人的攻勢。

雙方以快打快,堂皇大氣,鋒芒無雙,步步爭鋒,自有一股韻律和美感。

不過很快,第三方的進擊,打破了這個平衡。

一道熊熊火炬燃起最燦爛的光輝,如飛蛾撲火一般闖了進來。

反抗軍正式反擊,支援酒神,強強聯手。

他們沖得最狠最兇,那撕裂空間的火炬,直接化作一個個劇烈燃燒墜落著的火球!

轟隆!

都天烈火陣!

鐵骨屹立于陣眼,白衣飄飄,身后是一張張堅毅的面容。

哪怕透支,也要將力量引渡進陣內。

不僅是反抗軍成員,之前還躺在治療艙內的傷者,能夠站起的,也都站了出來,挺著背,咬著牙。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相比起酒神一副被打擾的起床氣模樣,反抗軍與討逆大軍之間,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尤其是海爾格力這幫西區輪回者,不久前向西區的勇士揮起了屠刀……

這回出擊,連帶著西區同胞的遺志一起!

“走狗!去死!”

“主神殿!給爺爬!”

終于,傷亡出現!

一位西區半神被卷入了熊熊烈火中,空間禁絕,替死失效,九條火龍一絞,那筋肉盤結的魁梧軀體,就如破碎的瓷器一般,寸寸化為飛灰。

半神隕落!

目睹這一幕,其余的半神色變,立刻聚攏到一起,以防被各個擊破!

不過如此一來,他們又忌憚于酒神的合擊,勝負的天平漸漸傾斜。

三方形成微妙的平衡,躲在靈脈另一邊的東區輪回者,反倒暫時無人理會。

嘩啦啦!

機不可失,神蠱腳下涌起三途水,發出波濤洶涌之聲。

這是他最強的三途蠱,原出自金光世界,經由后勤輪回者改良,結合地府的忘川河水,有查知前世今生之能,可以通過不可思議的手段,洞察出敵人的弱點。

就連靈脈,都有前身可尋!

只是此蠱極不好控制,神蠱平日里都小心翼翼,不敢輕動,此時在迫不得己之下,全力催動,整個人不斷出水,化作潺潺水流,向著靈脈過去。

以他這點出水量,當然不指望包裹住整條靈脈,尋找的是核心。

修真世界的部分靈脈中,孕育著一種玉質核心,極為難尋,比起妖獸的妖丹都要珍貴得多,輪回者將之取名為玉心臺。

這既是天材地寶,又可以作為靈性建筑,一旦融入駐地內,就是最頂尖的洞天福地,靈山寶地,可以免疫心靈類入侵,對外還能反哺,一定范圍內凈化世界靈氣。

神蠱不知道這條靈脈有沒有蘊化出玉心,卻只能賭一賭。

將玉心取出,就足以破壞這條靈脈的力量,酒神也會受到巨大影響,彌補他們的過失。

但這個舉動剛剛進行,兩道身影出現,青色衣衫,黃色草帽,正是兩位師傅到了。

“攔住他們!”

方諾帶著其他人迎上,這個時候已經不是十打一了,而是數十打二。

即便是水師傅和土師傅,也沒辦法用這種形態承受如此狂風驟雨般的襲擊,馬上就地一滾,變成了兩頭龐然魔獸,一個九頭大蛇,一個三足老龜,銅鈴大的眼睛里露出人性化的憤恨之色,仰首發出狂嘯。

“水魔獸?土魔獸?”

眾人倒是考慮過了這種可能,但看到兩大魔獸展現真身時,仍舊被可怖的氣勢震懾。

“戰!”

可此刻完全沒了退路,方諾也在地上一滾,以示尊敬,化作應龍,撞了上去。

三個龐然大物翻翻滾滾,打得山石橫飛,地底開裂。

距離太近,神蠱數度受到影響,一時間更加無法駕馭三途蠱,水光四濺,光芒折射,亂閃亂照。

輪回者顯露不出前世,方諾等人被照只是被照,并無妨礙,而水魔獸和土魔獸天生地成,無限復活,也沒有前世所言。

可就在這光芒一轉中,無意間也照到了遠處的戰場。

神蠱一怔,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依稀間,他看到了不少前世。

可那些出現的前世的,是不該有的人!

而那前世似乎……

來不及多想,趁著數場巔峰大戰引發的震動,神蠱繼續催動三途蠱,滲透進了靈脈之中。

這道蠱蟲詭異無比,歷三生之路,追溯時間盡頭,印入神蠱神魂中,眼前一花,這條綿延數萬里的靈脈,開始縮短變化,直指誕生的源頭。

他看到了酒劍仙,看到了紫萱,看到了圣姑,看到了在這些人的努力下,與土魔獸談判,開辟靈脈,從此改變了這個世界,規范了修仙體系。

關鍵是,他看到了一點玉質靈光。

那是靈氣的源頭,靈脈的核心。

“找到了!玉心臺!”

回歸現在的節點,兩相對比,找到了隱蔽的位置。

換成正常情況下,絕對沒有這么順利,神蠱只覺得驚心動魄,狂喜不已,出手抓了過去。

轟!

就在他抓住玉心臺的剎那,天搖地動!

……

“兒郎們,隨本座殺敵!”

南詔城上,天妖皇呼嘯長空,妖族和血族隨之威風八面。

兩族一遁虛,一擊實,形成了精妙的配合,再加上突然參戰,給了昆侖當頭一棒,直接包了餃子。

但這底蘊深厚的老牌宗門也確實厲害,承受著兩面夾擊,依舊堅挺,直到……

教主出手。

“憑請媧皇神力!”

阿江雙手攤開,飛在半空,周身耀起透明的光輝,無遠弗屆,傳播出去。

這一刻,哪怕是最底層的南詔百姓,都能夠看到連綿起伏的山峰,茂密蓬勃的森林,遼闊遙遠的草原,安詳寧靜的湖泊,望之心曠神怡。

這種博大胸懷,開闊胸襟,正是阿江從女媧信仰中領悟到的精神,現在予以分享。

昆侖八派的弟子殺紅了眼睛,受到夾擊也不落下風,可在這種精神力量的感染下,卻漸漸停了下來,面色怔仲。

到底誰才是修仙問道,胸懷蒼生?

當這個問題縈繞心間,想想這些年來的心態波折,他們突然發現自己的行為無比可笑。

士氣一失,此戰的結局就已注定,當一位位昆侖弟子被制住,放棄抵抗時,天妖皇也令手下的妖族停下了進攻。

這是最好的結果。

在外敵入侵的關頭,真要殺得血流成河,笑的是主神殿。

不過底層的停下,各派長老卻不甘心,齊齊看向為首的靈歲真人,

卻發現這位掌門竟也失魂落魄。

不是受到感化,是因為他感受不到九天玄女了!

昆侖千年以來供奉的神女,難道在關鍵時刻,背棄了他們?

“不!”

“這不可能!”

就在信仰破裂,一無所有之際,這位掌門又感到了玄女的氣息,露出狂喜。

在上面?

靈歲真人仰頭,看向天空,發現不知何時,天穹之上出現了一個紫金玉葫蘆。

葫蘆口朝下,塞子拔去,對著下方。

九天玄女的信仰指引,就是從里面而來。

……

就在靈歲真人找自家門派女神時,當神蠱抓住玉心臺的一瞬間,地底劇烈顫動,不遠處的土魔獸揚起龜的頭,發出憤怒的吼聲,而不遠處的酒神就像是電力不足一樣,氣息大降,掉頭回到靈脈中,直接睡了下去。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神蠱狂喜,阻擋住兩大魔獸的方諾等人,也如釋重負。

“不!我們都完了!看天上!”

可就在這時,黃尚的聲音傳來。

那聲音里,透出前所未有的十分凝重。

眾人仰頭,發現上面的石壁洞開,即便在地底,也將酒葫蘆收入眼中。

明明距離更遠,他們看得卻更真切,里面浮現出無數點與線,構成一個五靈世界。

里面有山有水,有花有木,充斥著簡單的低調與繁復的完美。

那是葫內天地,相比起外界高緲的天道,里面的規則更加平易近人,以至于眾人情不自禁地瞪大眼睛,想要看清楚這些規則的奧秘,洞察世界的真實與真相。

可實際上,眾多半神在恍惚之后,都露出了恐懼之色。

因為這是神魔國度!

雖然不如主神殿賜予的那么完善,卻比起那種制式規格的國度更有潛力!

他們是有眼光的,若是有的選擇,肯定希望要這樣的國度!

問題在于,這個位于葫蘆里面的國度,代表著什么?

神魔逆境!

“七星級!”

海爾格力色變,露出恐懼。

他們的依仗,莫過于諸天世界里面所謂的神魔,其實被主神殿的規則壓制,真正能與七星級神魔一戰的,又都去了界外戰場。

山中無老虎,猴子成大王,何況是三十頭猴子。

可如果這個時候,一頭猴子突然超進化,成了老虎,那它在離開山林之前,就能將之前討厭的猴群撕成碎片!

神魔逆境就是這樣的存在!

這類情況不是沒有前車之鑒,碰到的輪回者只能自認倒霉,付出生命代價,作為諸天強者晉升的賀禮!

這是反抗軍的陷阱啊,用心實在歹毒!

“走!”

討逆大軍的所有半神第一時間掉頭,棄下敵人就跑。

可現在跑,真的來不及了。

靈脈中的酒神族睡下,真正的神降臨,在仰視酒葫蘆的一剎那,無盡的風就已吹下,卷住每一尊討逆半神。

同時還有反抗軍和瓜猴子。

“我們不要反抗!”

鐵骨下令,火炬直上天宇,主動進入葫蘆里,其他人卻奮力掙扎,拼命逃跑。

就算是七星級神魔,如果以真身進入另一尊神魔的國度中,都會身不由己,擺出各種姿勢,他們又算什么?

別說地下,在眾人的視線里,南詔城外也浮現出了一座威嚴的浮空城,正是月關的皇城,同樣飛速朝外飛去,但也被拿住,朝著葫蘆不斷接近。

“骨哥,他是個好人!”

就在這時,天妖皇還飛了出來,向葫蘆之主求情。

沒有得到回應。

顯然此次南詔之戰,所有的外敵都被納入攻擊對象,一個都不放過。

天妖皇咬了咬牙,對著阿江點了點頭,帶著妖族和血族飛回了皇城中,共同那龐大的壓力。

“月——盟——主——!”

而皇城作為強大的駐地,尚且抵擋不住,討逆大軍和東區眾人悲呼。

倒不是真的擔心月關,而是兔死狐悲。

你走了,就輪到我們了!

不過就在下一刻,皇城里面傳出的一句話,震撼了所有人:“與其被一網打盡,還不如留下希望!”

在萬眾矚目之下,一道身影從中走出,皇城垂下萬道金光,懸于他的頭頂,為其注入無與倫比的力量,然后舍身堵在了葫蘆口上!

“跑!你們快跑。。!”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xcmxsw.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金蟾捕鱼游戏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