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 嚴刑拷打

一秒記住【草莓小說網 www.cmxsw.Com】,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上岸之后,就開始臨時急救。https://www.0dksw.com

第一軍團的人,此時的表情完全是震驚的,他們都不明白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

“快去叫軍醫,急救!”老四沉著臉道。

杜帆跌跌撞撞的闖過去,看著地上昏迷的人,聽著那幾個水底救上來的人說著情況,一張臉白得毫無血色。

怎么會真的出事了,如果當時老四真的被他阻止了,那水底的這些人要怎么辦,杜帆不敢在繼續想下去……!

老四安排的人正在做急救,有人快速的跑去叫軍醫過來看看。

就這么突然的暈過去,誰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指不定什么突然疾病了。

按壓了好久之后,這人吐出了被嗆的水,但依舊昏迷,還沒有徹底清醒過來。

直到軍醫趕來,看了看情況,有些嚴肅的把人帶走。

杜帆看著白靈汐道,“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么發現,水下面出事了的!”

白靈汐皺眉,覺得這個人真的很煩,她說的時候不信,現在人都救上來了,又在這里問什么廢話。

白靈汐總不可能說是因為自己感應到的,按照她的性子,她不想就直接不說了。

可此時所有人都看著她,歷勝男悄悄的在給她使眼色。

白靈汐這才勉為其難的開口了,“因為水面太過平靜!

她就說了這么一句,其他的,大家自行想象。

水面太過平靜,代表水下的人動作很小,在這樣危急的救人時刻,這樣的平靜確實不太正常。

杜帆還想問什么,白靈汐已經淡漠的走開,并不太想理會他。

好久之后,軍醫處才傳來消息,那個人搶救回來了,沒有生命危險。

第一軍團的人總算是松了口氣,具體那人是什么情況會突然昏迷的,只要人還在,慢慢問也不要緊。

老四見人沒事了,又恢復之前的霸氣,“第一場你們輸了,接下來你們還有精力參加第二場嗎?如果沒有,我們就回去訓練了!

杜帆臉色青一陣紅一陣的,但終究放低了姿態。

“四團長,上一輪是我們的失誤,感謝你們的及時救援,我們承認第三軍的強大,可既然來都來了,那還是把最后一場比試了吧!

杜帆雖然有些懊惱,但依舊驕傲,他依舊認為這一次的考核是意外,因為白靈汐用了投機取巧的辦法。白靈汐救人的事情,他雖然感謝,也不想放棄之后的比試,要是真的就這么回去了,第一軍團的臉可就真的被他丟干凈了。

老四對于杜帆的選擇沒有意外,霸氣十足的道,“好,既然要比,那就準備一下開始吧!

杜帆點點頭。

一條繩子上的螞蚱們,看向白靈汐的目光也是復雜的。

白靈汐才懶得理會他們,自己去換濕衣服了。

反正他們第一隊已經比試完了,接下來她又不需要上場了。

白靈汐覺得自己很擅長偷懶,老四沒有要求他們一定要在這里,她也不太想看這雙方激動人心的比試,于是白靈汐回去換了一身衣服之后,朝著宮越辰的小樓走去。

宮越辰不在訓練場,也不在小樓里,白靈汐有些疑惑。

看著宮越辰不在,白靈汐和土豆大白說了幾句話,還是回到了比試場上。

宮越辰現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特殊血脈上,這些日子,不是和三笙談論什么,就是整合各方消息,忙碌,眉頭漸深。

第二場比試換地方了,白靈汐一眼望去,全是椅子,而這些椅子上有著各種各樣的線路,看起來帶著一種冰冷的殘酷感!

白靈汐回去的時候,第二場比試已經開始準備了。

如果說第一場比試考驗的是絕望中的忍耐,那么第二場考的就是怎么讓人絕望。

更加的殘酷了!

服用一種會讓人敏感的藥物,敏感就是,如果給你來一棍子,那服用了這種藥物之后,這一棍子下來的疼痛,會讓你感覺同時受了好幾棍子,痛苦加倍!

眼下,他們要比試的是什么,便是服用藥物之后的嚴刑——電擊!

白靈汐從來沒有想過,會用這樣的方式來訓練,她看向人群中的歷勝男,微微的皺了皺眉。

第一項比試,是生死之間。

第二項比試,是生不如死。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服用了藥物,而是只有一半的人服用了藥物。

另一半的人做什么,拷問!

真是沒有最殘酷,只有更殘酷。

讓自己人來拷問,讓平時的戰友來做這一項虐待工作,真特么變態。

杜帆在弄清楚這所謂的意志力考核之后,都開始覺得心驚。

他們也有意志力訓練,每個部隊都有,可從來沒有想過,第三軍的訓練竟然是這樣的。

這完全是對待敵人的方式!竟然拿來對待自己人,還當成訓練,這到底是個什么變態的部隊!

“四團長,這樣的拷問,會不會不太好,太過殘酷了些!”杜帆猶豫的問道。

“殘酷,作為一個軍人,必須要認識到什么是殘酷,要不然,真的落到敵人手中,那個時候,你在去考慮這個問題,就太晚了。當然,你們可以選擇不比!

都這樣了,怎么可能不比!杜帆咬牙沉默。

白色的藥物,注射進人體的皮膚里,讓人看得冒雞皮疙瘩。

歷勝男和熊偉有些緊張,他們希望自己的運氣能好些,兩個人能作為一隊的,要么就是拷問的,要么就是受刑的。

可上帝真是喜歡看熱鬧的,并不在乎人們的愿望。

至少不會在乎這種愿望。

歷勝男看著面前注射了藥物的熊偉,臉色慘白無比。

是的,歷勝男就站在熊偉的面前,這就代表著,拷問熊偉的人,將會是歷勝男。

這近乎虐待的拷問,讓歷勝男親手對熊偉,實在是很殘忍。

“勝男不怕!”熊偉傻乎乎的安慰道。

歷勝男的臉色越發的白了。

白靈汐遠遠的看著這一幕,眉頭越來越深。

雙方的考核以什么為標準,怎么來判斷這個勝負問題。

一是根據這受刑的,能承受住多大的電流,在這樣的拷問中保持清醒。

二是根據用刑者的心態,他們都是同胞,他們都是戰友,親手對自己的戰友施虐,沒有人會忍心,承受不住的不只是受虐者,還有施虐者。

老四一聲令下,考核開始了。

歷勝男慘白著一張臉,看著熊偉,然后目光朝著周圍看,像是在尋找白靈汐。

白靈汐上前幾步,無聲的對她說了一句,別怕!

白靈汐很慶幸自己回來了,沒有四處去閑逛,雖然幫不上什么忙,至少能站在這里讓歷勝男看到。

藥物已經開始起作用,所有人被分成兩批,坐在專用的電流椅上,比試雙方的人混合的坐在一起,就這么坐滿了一排,每一張椅子都是連接著電流的。

歷勝男一直看著熊偉,目不轉睛的看著熊偉。

看著熊偉依舊呆頭傻腦的樣子。

歷勝男開口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歷勝男按照老四給的問題,開始拷問。

第一個問題很簡單,名字沒什么復雜的,大家都松了一口氣。

“我叫熊偉!毙軅ス怨缘拇。

歷勝男看著手中自己下一句應該問出來的話,咬著下唇,有些不想在開口說話。

可老四在一旁看著,沒有人敢不開口。

“你在第三軍是什么職務?”歷勝男再次問道。

這個問題也不太難回答,不太難的意思是,可以回答,至少熊偉這樣的新兵可以回答。

“我是一個新兵!毙軅ゴ鸬。

這是一個拷問訓練,不可能一直是這些可有可無的問題的。

歷勝男問出這話之后,這一次停頓的時間更長了些,長到隔壁響起一聲悶哼,她才在旁人的催促下開始了下一句問話。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cmxsw.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金蟾捕鱼游戏机下载 正常期货配资手续费标准 知富知管期货配资假盘 广东快乐10分一定牛开奖直播 2020广东十一选五 四川金7乐彩开奖结果 2013年排列5走势 山东11选5前三组选走势 青海省十一选五开奖 湖北快三软件 谁有秒速赛车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