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2章 我才是慕綿的母親!

一秒記住【草莓小說網 www.cmxsw.Com】,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安琪兒依然一副清瘦的模樣,只是臉色沒有以前那么蒼白了,畢竟之前她的心臟病已經治好了。https://www.kan121.com

只是因為住牢的原因,她的頭發剪成了短發,手也因為在里面需在做勞動改造的工作,而生了許多的繭子。

氣質也沒有以前大小姐的那種養尊處憂了。她看著聶相思微微隆起的幾個月的腹部,又收回視線,嘆了一氣道,“看到聶相思你懷孕的模樣,我又想起我懷著慕綿的時候,當時孕吐得可厲害了,慕家生怕孩子出了個

什么意外呢,可擔心了,斯城奶奶和母親天天讓人送燙過來!

聶相思正在織毛線的手,慢了些。作為一個勾心斗角慣了的女人,安琪兒自然注意到了聶相思的這些反應,變本加厲地說,“不過,我當時懷著慕綿時,可比你出懷多了,四個月的時候就有人家五六個月大

了,大家都以為懷了雙胞胎呢!”

說到這,安琪兒掩嘴笑道,“這果然哪,慕綿一生下來,就比別的寶寶精神!斯城奶奶特別喜歡,他媽也喜歡,大家都爭著搶著抱呢!”

聶相思手指緩緩收緊……

這只聽說著愛人的前未婚在面前說道著這些事跡,她心里很難受,不,估記不會有女人喜歡聽,這種感覺,會讓人產生自己有點像多余的。

“你這肚子,看著就不如當時我的,我當時比你出懷多了!卑茬鲀河中纳抟獾囟⒅櫹嗨嫉亩亲,笑道,“看你肚子也有幾個月了吧,這扁的,不會是營養不良吧?”

忍什么都不能忍這個不相關的女人評價自己的孩子!

聶相思放下膝上正織了一半的毛衣,看著這個安琪兒,“放心,我的孩子很健康,每個月都有檢查,不勞你費心,你不是說過來看慕綿么?現在你看過了,可以走了么?”“你憑什么趕我走?”安琪兒臉色倏然就變了,前傾著身體,眼神毒辣地看著聶相思,“你現在是慕家的人么?你跟斯城結婚了么?你跟他領證了么?既然都沒有,那你又以

什么身份趕我走?”

聶相思手指收緊。

這個女人,果然可怕。

她和慕斯城自然還沒有舉行婚禮,領證的日期,他們也商量著在婚禮前一天去領?粗櫹胨嫉哪樕,安琪兒又哼了一聲,像自己才該是這慕家的女主人一樣傲慢地往后靠在舒服的沙發里,“就憑你跟斯城訂了婚?哼,訂婚可不受法律保證,訂婚可不能

說明你就是慕家的人了,你懷了斯城的孩子,你現在也依然是個外人!”

安琪兒又冷冷地道,“我還跟斯城訂過婚,為他生過孩子呢!”

聶相思想起肚子里的孩子,努力地在深吸呼,讓自己的情緒波動不要太大,不要影響到她肚子里的寶寶。她繼續織手里的一件兒童毛衣,平和地說,“那你坐著吧,斯城應該馬上就會回來,我不會認為他會讓你留下來。畢竟,你看到了,慕綿對你這個母親,也沒有什么感情,

你是生過慕綿,但你從未帶過他養育過他一天!

安琪兒手指緊緊地抓著衣服。

這話明顯是刺痛了她的心。她嘴角僵硬地扯出一點點笑,“那是因為情況特殊,并非我不養育他不帶他,現在慕綿還小,等他長大,他會明白的。再說了。我可是他的親生母親,難道聶小姐你認為,

慕綿會愛別的女人勝過自己的親生母親么?”

聶相思織毛線的動作緩緩停下!奥犌宄!卑茬鲀阂е赖,“你就算最后嫁給了斯城,充其量也就是慕綿的后母,天下最毒不過后母心,你真覺得慕綿會跟你比較親么?別妄想了,他長大之后自然會

明白誰才是她最重要的母親!”

安琪兒一遍遍強調自己才是慕綿的母親,就是因為她對于慕綿是否會認她并不自信。因為她看得出來,剛才慕綿跟她見面之后,都沒有喊她媽,也沒有與他多講幾句話,反倒是上樓之前,還特地跟聶相思打招呼,似乎跟聶相思很親近……她怎么可能看著自

己的兒子跟別的女人親近!“還有!”安琪兒看著聶相思手中正在織的毛線,冷冷地道,“這都什么年代了,還織毛衣?看你就是個窮女人!慕家這么大的豪門,想要什么要的好衣服沒有?難不成要

我兒子穿你這個女人織的毛衣?”

看聶相思手中那件毛衣的大小,安琪兒便猜測一定是織給慕綿穿的!

她才不會讓她的兒子穿這個女人織的毛衣!

聶相思緩緩地抬起眼睛,“你如果這么說,那你就真沒有想過關心慕綿!

“什么?”安琪兒好笑,“我不關心慕綿,那可是我的兒子……”

“安琪兒!”慕斯城聲音暴怒地從外面傳進來。

伴隨著幾個腳步聲,便見慕斯城身影走進了客廳,慕夫人和祥嫂跟隨其后。

看到慕斯城的一瞬,安琪兒有些恍然。

仿佛一切還都停留在昨天。

他依然那樣魅力四射。

她和他的感情仿佛也還在昨天,他們只是吵架了,慕斯城很快又會回到她身邊……

她輕輕站了起來,抹了一下臉上,露出一個微笑,“斯城,你回來了?”宛如自己是在家中等候丈夫回來的妻子。

慕斯城幾個大步沖過去,抓起她的衣服,雙目發紅,“安琪兒,你如果是過來看望慕綿,你既然看過了,就趕緊走,慕家不歡迎你!”

安琪兒愣了一下,看著慕斯城臉上的陌生,“斯城,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兇?我們可是有孩子的,我是慕綿的母親!”

“你配做慕綿的母親么?”慕斯城咬著牙,一張俊臉烏黑,“你有給過他一天的愛么?”“那不是我想的!卑茬鲀郝牭竭@,也馬上生氣了道,“我生下慕綿沒兩天,你們慕家就將慕綿帶走了,我在安家剛坐完月子,就被抓去坐牢了,你們有給我帶他陪他的機會

么?”

“你為什么坐牢,你心里清楚!蹦剿钩桥,“而像你這樣心腸毒辣的女人,還能把孩子給你帶?”安琪兒看著慕斯城激動而憤恨的臉,就仿佛為慕綿有她這樣的母親而感到懊悔,她搖了搖頭,眼睛漸漸濕了,“不,斯城,我是做錯過事,但我在牢里已經改過了!你看我

已經提前出獄了,以后我們又可以在一起了,我們可以共同陪在兒子身邊……”

“閉嘴!”慕斯城的聲音嚇人,“我跟你早完了,別再跟我提什么我們我們,以后你是你,我是我,慕綿是我兒子,我的妻子將會是相思,以后她將會是慕綿的母親!”

慕斯城指著聶相思那邊。

聶相思聽著慕斯城的話,眼眶有點酸,她帶起一點微笑。

雖然剛才這個安大小姐的話,讓她心里難受,但是有慕斯城這一番話,她總覺得……還是欣慰的。

聶相思緩緩站了起來,目光看了眼二樓的方向,輕聲說,“斯城,算了,放開慕綿母親!

慕斯城往二樓一下,只見慕綿不知道什么時候出來了,正站在外廊欄桿上,看著她和安琪兒。

慕夫人和祥媽看到慕綿,都臉色一驚。

畢竟,讓慕綿看到自己的父親兇自己的母親,總是不好的。

無論慕綿認不認安琪兒這個母親,但安琪兒總歸是慕綿生母。

慕斯城意識到自己正揪著安琪兒,顧及到慕綿,他便松開了手,“慕綿,你出來了,怎么不下來?”

“……”

慕綿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們。雙手抓著欄桿,眼睛里充滿著一個孩子的落寞。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cmxsw.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金蟾捕鱼游戏机下载 广西快乐十分开播直播 河北十一选五跨度表 广东11选5 信彩票网站 下载同花顺手机免费炒股软件 2009014期快乐双彩 河南快三开奖走势图一定牛遗漏 江西新11选五结果 真钱捕鱼棋牌游戏平台 汇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