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對峙,威脅,震懾!

一秒記住【草莓小說網 www.xcmxsw.Com】,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無廣告!

“我”

被這么多夾雜著各種意味的目光注視,這個原本還在得意洋洋的老者,頓時,就漲紅了臉頰。https://www.kingho.net

白發老者當然知道,這些人為何會在現在都看他。

畢竟。

是靠著他之前那一番精彩絕倫的分析,在場的眾人,才會一致認為蕭炎今天絕對不會出現。

當時的自己是那么的言之鑿鑿。

可是,這最終的結果,卻是如此尷尬到了極點

人家蕭炎不但來了,還站在他們的身旁,他們卻有眼無珠

“他怎么來了?蕭炎怎么會來呀”

這一刻,白發老者感覺自己的這張老臉,就好像被人給狠狠的扇了幾個巴掌。

臉上火辣辣的疼。

羞愧的他,恨不得要找個地縫鉆進去。

而在吳家大門口位置處站著的那個程宣。

在聽到這道響徹天際的長嘯之聲,看到這個突然出現的蕭炎之后。

他的臉色,立刻就變得陰沉了起來。

程宣今天之所以會親自前來吳家,更是帶著一眾程家武者,就是為了見到吳青山身死道消之后。

他就能趁機一舉吞并吳家。

并且,

再將吳家滿門老小,給部斬殺,一解他積蓄在心頭多年的怨恨之情。

可是,

眼看只要再過幾個時辰,今天就要過去了,那個吳青山,就將不治身亡。

自己的計劃,就要進行的這個關鍵時刻。

竟然會突生變故。

那個被吳海寄予了厚望,修煉了療傷類別的內功心法,踏足了一流絕巔武者之境的蕭炎,來了!

一下子就將程宣的盤計劃,給徹底打破了。

“天不絕我吳家!”

“在最后這一刻,蕭炎真的來了!

相比于程宣那立刻陰沉下來的臉色,原本心中絕望,一臉灰敗之色的吳海,則是忍不住喃喃自語道。

絕處逢生!

這便是此刻的吳海,他的心中唯一的感覺。

一抹巨大的狂喜,就在他的心間,迅速的翻涌而出。

原本吳海他都絕望了。

畢竟,

面對程宣這個宗師境界的武者親自到來,又帶著許多的程家武者,將吳家的大門都給封堵住了。

一旦等到吳青山身死道消的那一刻,

在程家的猛烈攻勢之下,他吳家滿門上下老小數百口的人,別說抵擋這番攻勢了,就連想要逃出去幾個人。

都根本辦不到。

想不到,就在這種絕境之下,唯一能破解眼前這個生死危機,拯救整個吳家于水火之中的那個蕭炎。

終于來了!

他們吳家有救了!

“讓開!”

楚江輕哼了一聲。

目之所及,將近八萬多人,將吳家門前的這條長街,給擠得水泄不通。

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空隙,能讓人穿行而過。

隨著楚江的話音一落。

擁擠在這條長街上的人們,都是趕忙向后倒退了幾步。

很快,這些人就給楚江讓出了一條可供通過的道路。

邁動腳步。

楚江便是向著吳家的大門口位置,徐徐行去。

很快,楚江就走到了吳家的門前。

微微偏過頭,瞥了一眼迎上來的吳海,楚江淡淡的開口說道

“懸賞的那些千年藥草都準備好了吧?”

對于什么家族爭斗,什么幾十年的仇怨,或是什么宗師境界武者親臨,吳家覆滅在即這些事情

楚江并沒有什么興趣去理會。

自始至終,楚江所關注的地方,只有一個。

那就是吳家那個天價懸賞當中,許諾的那三十株千年藥草。

至于其他的一切種種,都不重要!

一點都不重要!

甚至,

楚江如今走到了吳家的門口后,他就連扭過頭,去看一眼不遠處的那個程宣程宗師,都沒有!

就好像在別人眼中,那高高在上、不容褻瀆、一言九鼎、讓人頂禮膜拜的程宣程宗師,在他的眼中,就像空氣一般。

不值一提,無須在意!

而楚江的這番無視的姿態,自然讓得站在一旁的程宣宗師,臉色都漸漸的變得有些陰沉了起來。

要知道,自從他突破到宗師境界武者之后。

不管他程宣身處何地,都絕對是萬眾矚目的焦點人物,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會引起無數人的關注。

這么多年以來,還從未有一個人,敢像眼前這蕭炎這般忽視他的存在。

“嗯?”

在蕭炎從長街的盡頭,走向吳家門前的時候,原本還站在門口的吳海,就已經邁步下了臺階。

走到門前的路上,來親自迎接蕭炎的到來。

在聽到蕭炎一過來,就直接開口詢問,關于懸賞的那三十株千年藥草的事情,饒是見過不少風雨的吳海,

也不禁是微微有些錯愕。

其實,別說是吳海了,就連長街之上的其他數萬人,在聽到了蕭炎如此迫不及待的開口詢問后。

面色也都是忍不住有了幾分呆滯。

腦子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個蕭炎,連吳青山身上的傷勢,還未開始真正的治療。

甚至,還不知道能不能將吳青山給徹底治愈,蕭炎就搶先詢問三十株千年藥草,是否準備好了。

這個問題,他是不是問得有點太早了一些

還是說,

這個蕭炎有著十足的把握,能將吳青山身上的傷勢,給部治療好?

可即便是這樣,這個問題未免問得也太過直接了一些吧。

不過,

很快吳海便是從發愣中,快速的回過神來。

他朝著楚江,恭敬地拱了拱手之手,沉聲說道

“蕭公子放心吧,那三十株千年藥草,和兩百萬兩的白銀,我吳家部都已經準備好了,只要”

吳海剛剛說到那些懸賞之物已經準備好了。

他后面想要說的只要能治療好吳青山身上的傷勢,那些懸賞之物,就會如數奉上。

可是,

這句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站在他一旁的楚江,便是直接出言打斷了,吳海接下來想說出的話。

“哦,那些報酬準備好了就可以了!

“咱們抓緊時間吧,現在就帶我進府,我把吳青山身上的傷勢好了之后,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忙!

摸了摸下巴,楚江輕笑一聲,擺了擺手,打斷了吳海接下來想說的話。

楚江的語氣,淡然隨意。

就好像在說著他準備要彎下腰身,撿起腳邊的一塊小石頭,這樣的一件輕而易舉的小事一般。

毫無疑問,

這樣淡然隨意的語氣,讓得站在楚江身前的吳海,微微一怔。

他的面色,再次忍不住的錯愕了起來。

吳海蠕了蠕嘴巴。

他真的很想跟眼前的蕭炎說一句,

吳青山老爺子身上的嚴重傷勢,可是府城數千里疆域內所有的名醫,都束手無策的重大傷勢。

可是,這句話到了吳海的嘴邊,但他終究沒有說出口。

反而是朝著楚江拱了拱手,他滿含著無盡期待的沉聲說道

“那這一切就部擺脫蕭公子了,請!”

然后,

吳海轉過身,走在前面,恭敬的為楚江引路。

邁動腳步,楚江跟在吳海的身后,邁過臺階,向著吳家的大門口行去。

可是,

正當楚江剛剛走到門口,正要邁步跨過吳家門檻之前。

忽然,

有一道蒼老的聲音,便是在楚江的身后,猛地響了起來,讓得楚江行進的腳步,也停頓了下來。

“這位小兄弟,請留步,能否聽老夫說一句話!

聽到這句話語,楚江的眉尖,不禁是微微一挑。

不用特意回頭去看,楚江就能知曉,現在這個突然開口說話的人,正是程家的那個宗師境界武者程宣。

“有什么話,但說無妨!

緩緩轉過身,楚江微微偏過頭,將目光投向了不遠處臉色陰沉的程宣。

程宣宗師的雙眼瞇起。

在剎那之間,便是有一股森然陰冷的殺機,在程宣那略顯幾分渾濁的雙眼當中,快速的閃掠而過。

“小兄弟,我聽說過你,一流絕巔之境的武者,更是修煉了療傷類別的內功心法,修煉出來的內力,有著治愈傷勢的玄妙效果!

“像你這樣特殊的武者,就算是放在府城所管轄的數千里的疆域當中,都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至少,如果老夫沒有記錯的話,在近百年的歷史之內,你好像是唯一的一個!

“老夫相信,小兄弟就憑借這種獨特的療傷內力,就能成為府城最炙手可熱的人物,也會成為諸多家族的座上賓!

“總而言之,小兄弟你的前途,不可限量!

正當程宣還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

楚江便是揮了揮手,直接開口打斷了程宣宗師的話,輕聲說道

“別繞圈子了,有什么話,你就直說吧!

現在的楚江,根本不想多說什么。

他早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將吳青山身上的傷勢,給徹底治愈。

這樣他好盡快的拿到那三十株千年藥草,來兌換白色光點。

到了那個時候,有了充足的白色光點,他就能兌換出紅色光點,之后,就可以從開辟途徑禮包當中,選擇一項至寶。

所以,心中急切的楚江,自然不愿意在無關緊要的某些人身上,浪費時間。

嗯。

在楚江的心中,只要是和他獲取白色光點無關的人,部都是無關緊要、可以忽略不計的存在。

哪怕眼前的這個程宣,是宗師境界的武者,也不例外。

“嗯?”

被楚江打斷了話語的程宣,心中升騰起了一股怒火。

就連他雙目中的森冷殺機,也更勝了幾分。

自從程宣從一流絕巔武者之境,突破到了宗師境界之后,已經有幾十年的時間,沒有人敢打斷他的話語了。

從來沒有!

在府城所管轄的數千里疆域當中,如程宣這般的宗師境界的武者,都是至高無上的巔峰存在。

試問一句,誰敢如此無禮的打斷宗師境界武者說話?

至少,

在以前的那幾十年的時間里,程宣還沒有遇見過。

眼前這個叫做蕭炎的小崽子,絕對是這幾十年當中,唯一的一個!

“呵呵!”

深深地吸了一口涼氣,程宣將心頭不斷翻涌的怒火,給壓下了幾分。

他的語氣中,夾雜著幾分冷意的說道

“小兄弟,果然是快人快語!

“那老夫也不繞圈子,就直接說了,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救治的!

“有時候,救了某些人的話,還會給你自己招來殺身之禍,一個不小心,就是身首異處的悲慘下場!

“呵呵,小兄弟你若是現在就轉身離去,不進入吳家,為吳青山那老狗治療身上的傷勢的話!

“我程家欠你一個人情,如何?”

伴隨著程宣這話音的落下,一股充沛強大的內力波動,便是從他的身上,在驟然之間,爆發而出。

向著身前不遠處站著的楚江,狠狠的壓迫而去。

“小兄弟,該如何選擇,我相信你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袖袍一甩,雙手背負身后,程宣冷笑一聲。

而程宣的話音剛剛落下,站在不遠處吳海的臉色,立刻就陰沉了起來。

他原本因為蕭炎到來,而恢復了幾分紅潤的臉頰。

在這一刻,徹底變得煞白了起來。

吳海沒有想到,就在蕭炎就要跟他進入府之內,為太上長老吳青山,治療身上傷勢的關鍵時刻。

這個程宣竟然如此直接的威脅蕭炎,不讓蕭炎給吳青山治療傷勢。

甚至,程宣更是動用宗師境界的內力,來壓迫蕭炎。

想要迫使蕭炎臣服!

程宣真是太無恥了!

驀然轉過頭,吳海的目光,便是落在了不遠處的楚江身上,漆黑的瞳孔深處,涌動著一抹擔憂。

這一刻。

他很擔心蕭炎面對程宣的威脅,會選擇屈服,會選擇轉身離開吳家,不再為吳青山治療身上的傷勢。

這個可能性很大!

畢竟,蕭炎如今的實力,只不過是踏足了一流絕巔武者之境。

他的這個實力,若是放在府城數千里的疆域當中,確實算得上是威震一方的強者。

但是,一流絕巔武者之境的這個實力,在面對程宣的時候,卻是蒼白無力、不值一提的存在!

畢竟,

那個程宣可是踏足了宗師境界的武者,他已經站在了府城最巔峰的行列。

俯視天下間一切武者。

。。。。。。。。

ps感謝天澤龍王打賞500,曉丹妮打賞100,天命fate打賞100,孤獨的夜色孤獨的我打賞100

小弟求一下訂閱和月票,最近成績下跌的厲害!太慘了!

。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xcmxsw.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金蟾捕鱼游戏机下载